上个世纪八十年代,90%以上的亲子鉴定是司法部门为了侦查和断案而申请的,公民个人申请的不及10%,而其中大部分以寻亲、认亲为主。然而,近年来随着传统观念的动摇,法律观念的增强,离婚率的不断上升,婚外性行为的与日俱增,以及各地司法机关自身亲子鉴定机构的纷纷建立,亲子鉴定逐步从幕后走向台前,从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从单一的司法鉴定演化为多元的亲子鉴定。合肥亲子鉴定是移民和遗产继承的重要证据

合肥亲子鉴定

一位香港老翁,内地有妻子和两个孩子,不久前,因患癌症入住深圳某医院,便赶紧叫律师立下遗嘱,内容中有一项要求做亲子鉴定,为两个孩子今后移居香港和继承遗产提供证据。医务人员在律师授意下,急忙从奄奄一息的老翁体内抽血。当妻子哭哭啼啼带着两个孩子前来做鉴定时,老翁已停止了呼吸。一星期后,鉴定结果出来了,为孩子移居香港和继承遗产提供了证据。

81岁的海外老人居然在中国育有年仅3、4岁的一子一女!这似乎是天方夜谭。然而,这却是媒体披露的一个真实故事。这位高龄老人来自加拿大,娶了广东开平一位30多岁的女子为妻,并生下一对子女。但4年来,很多人都不信这位高龄老人还有生育能力。老人想申请让孩子去加拿大,自然也引起了签证官的怀疑,多次遭到拒签。老人一气之下,硬是在别人的搀扶下来到华医大司法鉴定中心,要求做亲子鉴定。当老人把权威的亲子鉴定报告送到签证官手中时,签证官不得不为他的两个子女移居加拿大亮了绿灯!

近年来,亲子鉴定逐步成为了重要的公证证明,当因异国通婚、年龄悬殊、司法文件不健全等难以认定亲子关系时,诉诸于亲子鉴定,则可获得一份可靠的依据。为防止一些人鱼目混珠,公安部规定,从2001年7月27日开始,对亲子关系存疑的香港永久性居民在内地所生子女申请人及其声称的父母进行亲子鉴定。据了解,这是国家第一次硬性规定某项事务必须使用亲子鉴定。不久前,为防止有人混水摸鱼,将他人子女冒充自己“未婚先孕”的私生子女入户,避免有人在利益诱惑下钻政策的空子———出租自己的“父亲”身份,为他人违规办理“随父落户”手续,北京市公安局又规定:在随父落北京户口中,只要是未婚先孕的就需要做亲子鉴定,证明孩子是男方亲生,才能将孩子的户口落到北京。